第一次和他去北海道,老天爺即給我們一個考驗兩人毅力與浪漫精神的暴風雪。

在日本留學的我們,並不是第一次遇到下雪,只是興沖沖的排好所有行程後,老天不只是澆了一盆冷水,是給讓我們遇到讓差點上不了飛機的暴風雪。冰凍的鐵軌,無法動彈的火車,人與車在堆積如山厚的雪路行駛,而我們也在雪中挖個洞的泡溫泉,真的體驗了「雪國世界」的北海道。

人說小樽最出名的就是她的浪漫,運河的柔媚,河邊的街燈的閃爍,而我們在暴風雪中也緊緊的依偎。難得到小樽一遊,怎能甘心屈服於暴風雪的威力?雖然氣象局已經發佈暴風雪警報,我們的恆心與毅力亦不輸給風雪,在考量安全與交通許可的情況下,我們前往小樽,並花費異於常人的精力步行至小樽運河。

風雪果真很大,但是日本妹還是穿著短裙爬爬走,比起來我就遜色多了,還好一件桃紅色羽絨搶鏡,好像整個小樽運河只有我一個。實在很想拿出觀光客的精神—拍很多、拍很多、拍很多,反正相機不會比較重,但是,這冰天雪地的叫人怎麼甘心把手從手套裡給請出來按快門?還好我們已練就一身好功夫,隨便拍吧!反正老話一句,照片比較多相機也不會比較重。

兩人沈浸於白色的自拍世界中,耳邊傳來一句「写真を撮りましょうか?(要幫忙拍照嗎?)」,我們驚覺還有跟我們一樣精神的情侶,感動之餘,兩對互拍得很開心,謝謝「武」與「史仍」,替我們的小樽之旅留下了「全身照」。拖著疲憊的步伐,「鐵腿」之外,我們似乎已變成兩根會移動的冰棒,眼前的不就是傳說中的壽司街嗎?雖然冰天雪地中吃壽司?跟吃雪有什麼兩樣?誰知道一進去壽司店眼淚就流下來。

除了拍照之外,這是在小樽唯一感到打從心裡暖上來、無法控制眼淚的寶貴體驗。打從進去壽司店的暖氣不說(暖氣是真的讓身體溫暖起來了),親切的伯伯嬸嬸們的熱茶招待與噓寒問暖,就讓我忘記他們是要賺我們的錢...直到我們點的壽司飯送上來,「嗚呼哀哉!這簡直就是寶石箱嘛!」我忍不住叫出來;一口海膽混著魚卵與壽司飯下肚,喉嚨的哽咽與眼眶的眼淚都不是假的,我一樣不相信電視上說什麼「好吃到飆淚出來」,但是這一次,我真的體驗到什麼叫做好吃到噴淚,「新鮮,甜美,有料」是我對這次壽司的重大評語。

在壽司店伯伯的建議之下,我們幾乎是搭上了回札幌的最後一班列車,因為接下來的通通停駛了,電車上的我們沒有說太多話,也許心還停留在這浪漫、溫暖、冰冷、感動的白色的小樽世界中。

原文刊登WENews http://wenews.nownews.com/news/5/news_5890.htm  
今日新聞http://www.nownews.com/2009/05/31/11424-2456731.htm
雅虎新聞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90531/17/1kekc.html


 
 

創作者介紹

蠟筆小希的老少女手帳

我是栗子麻-小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