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ews公民記者希勒里‧小希/日本反胃報導

看到那則NOWnews發的「為愛息影? 許純美銷聲匿跡」不禁想起以前在新宿遇到許純美的那個夜晚,當時他新任未婚夫Peter與「大嬸團」到新宿。

新宿,本來就是個人聲鼎沸的地方,不要說有名的餐廳,還過的去的餐廳只要沒有事先預約幾乎一位難求,可是來自上流社會的純美姊,與一群大嬸,就這樣穿著超高調粉紅毛毛貂皮大外套晃進店裡,一進去脫到拿給小服務生,並一直大聲嚷嚷地說「怎麼沒有座位,叫他們給偶們座位」,不要說身為台灣人,聽得懂中文的應該都很羞愧地臉紅吧!「那個日本輪啦!他只有一個人坐,叫他起來把座位給偶們,啊這一桌快吃完了,叫他們快點走,兩桌並一併就可以了」……

她口中的「快要吃完的那一桌」就是我,親愛的純美姊,我聽得懂中文好不好,隔壁的日本先生,雖然聽不懂在講什麼,但是似乎被大嬸團陣容而嚇壞了,其實一般而言,只要我吃飽了,看見有人進來一定會快點起桌讓位,可是這一次,我實在很不想讓。

不想讓位是一種不健康的心理態度嗎?可是我真的不想讓她坐,我心裡雖然這麼想,但一方面又想趕快離開她們,因此我想站起來跟隔壁的日本先生溝通一下,想把座位給他們,我覺得我是為那位日本先生好,誰知一站起來,鞋猴的純美姐就叫其他人把包包扔過來,這真是嚇壞我了!原來,原來上流社會的人也會跟公車上的歐巴桑一樣,用包包搶位子,這跟我念國小時,知道老師也會放屁一樣震驚!

日本先生聽完我的建議後,主動跟店員說他去旁邊那種一排人坐一起的長桌子坐,我謝謝他的體諒,但也不忘跟他講,我雖然跟許純美小姐來自同一個國家,但是卻是不同世界。好心的日本先生一站起來,純美姐竟然說「你看,他都想讓位子給偶們了,偶沒逼他喔!」,其他大嬸竟然說「阿美真厲害,連日本人都可以迷倒」,緊接著就是大聲吼,「老公,老公在哪?過來這裡坐,有位啦!」,那個要上流美去搶位子的,自己在店門外等著的「老公」是誰?我到店門口遇到邱品叡「Peter」,我在電視上看過他啊!跟上流美一起上節目,當時以未婚夫的身份,還真情流露的留了眼淚,至於內容是什麼啊?早就忘了。Peter緬腆的微笑並說了一聲「Sorry」,不講還好,一講我就火大,「麻煩你告訴許小姐,這裡很多聽的懂中文的人,可以請她收斂一點嗎?」,上流社會?來自上流社會怎麼會跟我到同一家餐廳吃飯!

許純美?她到底算不算是藝人?我到現在還很懷疑,只認定她是擁有上億家財,每個月給「老公」數萬元,最後還不知女兒在大賣場乞食的,來自上流社會的媽媽。


原文刊登WEnews/許純美,吃相難看! (2009/07/25)
創作者介紹

蠟筆小希的老少女手帳

我是栗子麻-小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