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於台東的「大巴六九」,是我第一次體驗品嚐「野花野草」的珍貴記憶,也是歷經「浩劫」後首次感受到生命美好的地方,慶幸自己還活著下山後,又幸運的被拉 上山狂飲雷公雞湯。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苟,老天爺並沒有特別喜愛或是不愛任何生命,但就是因為他一視同仁,縱使這次莫拉客來襲,摧毀了我們南台灣的家 園,但台東大巴六九中的一草一木卻永不低頭,晚風、夜景與佳餚,無可取代。

五年前開始,第一次跟著台灣大學土木系的劉格非教授與碩博班的學生一同到台東山區內探勘土石流的痕跡,上山勘查土石流的,不是我想像的這樣容易,將車開至 山底,一路步行上山,說是走路,其實並沒有一條「路」,翻山越嶺不算什麼,攀爬巨大石塊,與在夾縫中硬闖一條路,才是要拿出看家本領。教授與學生們彼此間 需藥用無線衛星通訊器來聯繫,地圖打開後看見的不是一般已命名的溪流與河川,而是編號第XXXXXX號溪流,有些小到無法在地圖上顯示,只能用衛星座標訂 位。厚重的儀器與耐力,只願早日調查出最佳土石留探測儀設置的位置。

第一次的體驗,是我苦苦哀求教授與學生讓我跟去,因為當時的我無法瞭解什麼是人生中最珍貴的事物,也無法體驗,什麼叫做辛苦過後換來的果實最甜美,從九二 一的災後重建,南投信義鄉的神木村實地勘查,直到台東的土石流預警設施,原來,一步一腳印,才是支持辛勤耕耘的不二法門。炙熱的陽光下,豆大如珠的汗粒直 流,靠著雙手雙腳才能闖出的一條「路」,在山中,在溪裡,只能靠自己爬上爬下之時,我還需拍照與定位每一處可作為重要座標的位置,走到溪流的上游處,卻又 發現三條小支流,教授與學生們純熟的交代彼此間的任務,各自往上走,而已經摔過數次傷痕累累的我,為了不再拖累進度,只好乖乖的在交匯點等待。從巨岩摔下 的一瞬間,其實頭腦全空,什麼都想不到,但現在躺在這冰冰涼涼的水中,卻深刻的體會,「活著」,是人生最美好的事。

想起這些往事,除了因莫拉客台灣來襲帶來的災難之外,還是我聽見山上的大巴六九安然無恙的消息,這座藥用植物園,位於卑南鄉泰安村,沒有高級的裝潢與冷 氣,抵不上後來的華麗植物園餐廳,但遼闊的台東夜景,與沁涼的晚風,就是他最好的招牌,不管是颳南風與颱風,山上的花草樹木,總是保持堅毅不拔精神對抗。 第一次與教授和學生到台東的記憶,更因大巴六九而美好,野外現勘一向只吃乾糧的我們,有幸受到當時水保局的張局長之邀,帶我們到這個似乎無人知曉的仙境用 餐。川燙各式藥用植物與野菜,簡單的肉類與海鮮之外,搭配「雷公茶」、「雷公雞湯」、「巨力固腎湯」與「五寶素湯」是最完美的自助式晚餐。當然用餐前, 「老」老闆還是秉持一貫的作風,要幫大家上課呢!

我寫大巴六九,是被植物堅強的生命力感動,民國九十八年八月八日,颱風莫拉客帶來的災害重創南台灣,學者與政府的意見不合是常有的事,但實地跑現場、搏命 調查的學者的「建議」,跟穿著西裝背後跟著一群候選人與保鏢的政府官員的「意見」,往往是後者為大。台灣子民最驕傲的就是擁有台灣牛的精神,風災無情但人 間有情,我想起雲門三十週年時表演的那齣「薪傳」,台灣人,本來就是一步一腳印,靠著堅忍不拔的毅力與戰鬥力,從祖先門艱辛的耕耘開拓,如今我們也必須靠 著自己的力量,先讓自己有堅定的信心能夠走出這次陰霾。

PS.什麼是大巴六九?有一玩笑話是說,大巴士上不去,只有六人座九人座可以開上山。
創作者介紹

蠟筆小希的老少女手帳

我是栗子麻-小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